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被捧杀的中国机器人还能抢救的过来吗?

未知 2019-07-16 10:53

  捧杀的一层含义:骄傲使人落后。过分地夸奖或吹捧,使人骄傲自满、停滞退步甚至导致堕落、失败。对于向来好大喜功、讲究面子的国人,捧杀的威力远胜过棒杀,所以捧杀被杀手们屡试不爽。这一层含义就像是小学生课本上青蛙飞天的故事。

  捧杀的二层含义:炒作借机渔利。通过包装吹捧,制造成长或繁荣的假象,吹捧者在过程中下注赌博,之后抽身走人,卸磨杀驴。这种方式已在近年的中国产业领域屡见不鲜,成为资本家们渔猎的杀手锏,贵到玉石古董,贱到大蒜青葱。这一层含义就像是古罗马斗兽场里的上演的人兽大战。

  血案引发的围观

  差不多两年前,一则关于富士康群殴的新闻在网络上热传,不同于之前的连跳事件,本次事件因为参与者之多与企业的典型性,而被作为制造业用工矛盾的群体性事件广泛报道。

  同时也是这个时候,不知是富士康刻意为之转化矛盾还是形势所逼想出的对策,不少关于本次群体性事件的新闻报道里开始出现工业机器人解决富士康员工自杀及群殴难题的字眼。一场企业与工人的对立,马上微妙地转变成工业机器人与工人的对立,矛盾就这样转化后经各路媒体持续报道发酵,刹那间,工业机器人从工厂里的冷漠机器成为大众眼中的超人偶像。

  也同样是2012年,7月的上海新国际会展中心,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主办,上海交大机器人研究所、中国机器人网等联合承办的首届国内专业机器人展 2012中国国际机器人展览会拉开了行业热潮的序幕。

  紧接着的2013年,媒体、行业会展、政策多方因素促使着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蓬勃发展,甚至不少写手撰文用中国机器人产业井喷、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等标题来描绘行业蓝图。一时间,商界、政界、学界、媒界各种力量加入这股新产业势力的浪潮中,力争成为机器人制造时代的弄潮儿。

  春江水暖鸭早知

  其实,近几年先后出现的用工荒等现象、以及外资企业在中国推广先进自动化技术、汽车制造业的快速发展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已有不少企业先下手为强,纷纷投入资金精力研制工业机器人。

  北有研究所背景的哈工大博实,南有机床出身的广州数控,西有数控系统公司广泰,东有做包装机械的上海沃迪,中有奇瑞汽车装备公司埃夫特。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用金大侠所创形象形容,不仅不过,而且着实有点贴切。就如他们的来历和绰号一样,各自凭借着自身的天然优势,尽情地在这片大地上创造着奇迹此处省略NN字,留给好奇者自寻探索求知。

  就在大众将目光投向工业机器人这位天外来客时,不少精明的中国企业家已经上了国产机器人这条海贼船。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发寄沧海。,在广大群众不明觉厉的情况下,海贼们已经看到了潜藏在海那边的新大陆、嗅到了大宝藏的诱人气息,并为之而奋勇前行

  大海贼时代来临

  拥有财富、名声、势力,拥有整个世界的海贼王哥尔.D.罗杰,他在临刑前的一句话,让人们趋之若鹜奔向大海。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可以全部给你,去找吧!我把所有财宝都放在那里。于是所有男子汉航向伟大的航路追逐梦想,世界开始迎接大海贼时代的来临。

  正如日本动漫《海贼王》开篇词描述的一样,工业机器人一经媒体关注报道,就成为了吸引群众粉丝的香饽饽于是媒体更是不遗余力地报道传播工业机器人,而人们更是将这种关注的热情化为神奇的行动力量。

  商界:做自动化设备的企业,近水楼台先得月,借助电气自动化与机械能力,开始研发自主机器人;机床制造类的传统装备制造企业,因为自身天然的实力优势,也开始紧跟时代步伐,投入机器人项目;国内包装机械行业竞争充分,正逢行业格局变革期,因四关节码垛机器人及分拣机器人在包装后道的巨大潜在市场,自然不甘落后,前赴后继研制自主机器人;传统自动化领域的系统集成商与非标公司,因业务前沿的需求拉动,屡尝机器人自主产品者也不少见。更有甚者,与机器人或者设备制造八竿子打不着,也有不少插足新鲜业务,试图分一杯国产机器人热羹。政界:先有上海响应提升装备制造能力的政策号召成立机器人产业园,继而芜湖、青岛、唐山、常州、昆山、重庆、徐州、天津、哈尔滨争纷效仿,惟恐落后。数年时间,三十多个机器人产业园雨后春笋般诞生,各类扶植性项目轮番上马。2014年开始,政府倡导的机器换人成为了绝对的推手,颇有拔苗助长的心急。

  学界:众国字号的研究院所,众高校机器人研究室与专业,紧跟热门,上响应政策号召,下助推招生就业。体制内有各种项目经费,体制外有各种走穴肥水。

  而关于投资机器人产业的初衷,墨小工在业务一线听到企业最广泛的声音是先上船,再找落脚点、即使业务没做成功,也完全可以借助机器人热促升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增值。最刺痛神经的是我们老板已经表态,机器人业务哪怕砸2个亿也行,不考虑市场推广成功与否,但必须让设备技术层面过关并让媒体关注报道,这样公司在股市的增值带来的收益足以获得丰厚的收益回报。

  在全球制造业周期性衰弱,以及作为制造业大国的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中国工业机器人自动化热潮的到来貌似恰逢其时,整个机器人产业如沐春光,如鱼得水。工业机器人几乎成为了制造业工厂自动化的代名词人们变懒变贪的欲望造成的生产缺口,将由似乎是Super能干的机器人来上位补缺。

  烈火遇到干柴

  一位制造业工厂的技术高管或者经营领导,从时有耳闻的工业机器人传说,到切身见证到工厂里作业的机器人,再到将之采用于解决自身所在工厂车间的自动化改造项目中,这一过程已经远不是数年前隔空取物或者遥不可及那般的难度。因为,在工业机器人作为香饽饽热炒的同时,整个工业自动化行业都向其看齐,并且因此引来了一群又一群的跟风者和钻营者,他们饿虎扑食搬地扫荡着一切有利可图的机会

  这些掠食者们可能来自于充满血腥杀戮的资本大鳄,可能来自于受制造业不景气牵连的装备制造群体,也可能来自于被逼到淘汰边缘的传统产业总之,他们奔向工业机器人与自动化的一个共同因素:一大块鲜肉正若隐若现在他们饥饿的眼前,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可预期的丰厚回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比之更有说服力呢?

  当然也正因此带来了制造业对于工业机器人的接纳,机器人各种应用的视频和技术资料在计算机与计算机之间疯狂地传播着,它们被背后的傀儡师操纵着,大有征服制造业的野心勃勃和强势姿态。

  脊梁被狼群咬着不放的制造业

  处于价值链另一端的制造业,颇有被瓜分撕扯的难过:本来就因国际贸易壁垒引起的出口销量腰斩而大伤元气,恰恰又逢房地产暴发引起的过度通货膨胀而使成本攀升:土地、资金、人员的使用成本快速攀高,狭小市场内的惨烈竞争引发的成品价格大战和高标准品质要求又促使利润空间的极速缩小不得不这样做的思维逻辑建立在活下去总比饿死好的基本经营层面。

  如果说制造业是工业与市场化经济的脊柱,那是因为制造业在工业革命后形成的全球化劳动分工格局中,始终肩挑消化劳动力就业与制造满足人们欲望的基本生活品两个重担,这也正是美国重振制造业国家战略的理论依据。与此恰恰相反的是,我们国内正在用疯狂的行动奉行着把制造业赶出去的大战略我们的制造业是典型的80后,而且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国家这个后娘养的:生于计划经济的末尾,靠着祖辈留下来的遗产发出嫩芽,沐浴改革开放春风成长,并在整个青春发育期经受着各种家庭暴力和社会不良青年的教唆。

  于是,他们之中出现了屌丝和富二代的分界,并且差距越来越大,直到形成电老虎、煤老虎、油老虎、交通霸、通信霸、工程霸瓜分天下的格局。制造业,制造业的灵魂,制造业灵魂建筑师的企业家,制造业灵魂建筑师的实业精神,他们祖上孜孜不倦追求的师夷长技以自强的遗志,被一波波的败家子们毁容、遗弃、糟蹋。

  一篇论述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命题作文,被吐槽到这个份上,实在显得有些文不符题,客观且慢,细听我再讲来。

  制造业的广大群体是土生土长的民营企业,生长在王权约束与霸王势力的夹缝中,他们不敢奢望扶持和支持,仅仅企盼游戏规则更加的平等公平的夙愿,都是越来越远的梦想和泡影。越来越没有利润,价格战越来越惨痛,越来越难招到工人,原材料与能源价格越来越贵这种如履刨冰如攀荆棘的苦痛,相信是实业背后的企业家们感同身受的。如此背景下,什么六西格玛、什么4C4P、什么宏才大略都靠一边站,这些真实存在的高大上追求早已让位于地产与股市的诱惑,留守者被自然而然地贴上了压榨劳动力的标签,干还是不干是很多人的纠结

  机器人救世主出现

  总有人在坚守着,总有人愿意在艰辛的制造业中辛苦地耕耘,这些人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踏踏实实才是理。

  如上文提到的,工业机器人出现、并被和追捧者们被热烈地簇拥上了自动化制造的神坛:柔性的制造变化适应能力、灵活的空间结构构造、计算机控制的精确稳定、精密伺服减速齿轮驱动的精密定位、24小时无疲劳无故障的工作能力。这样优质理想的员工,您想要么?不用担心它会罢工,也不用担心它死板、更不用担心如何辞退它火爆的需求衍生的二手工业机器人市场早已为它安排好了解雇的出路。

  工业机器人,就这样成为了制造业的救星和自我改造的神器。机器人焊接、机器人喷涂、机器人铸造、机器人码垛、机器人机床上下料、机器人嵌件取件、机器人切割、机器人打磨抛光、机器人3D铣削雕刻、机器人检测、机器人装配,机器人包装工业多关节机器人装配了各种各样的末端执行器,而被广泛灵活地运用到了各行各业、各种工艺各种工序。

  拜神容易请神难

  就当制造业因迫切于聘请这样出色的机器人员工而热望时,一碰冷水扣到了他们头上。放眼一望机器人家族:德国制造、日本制造、瑞典制造、法国制造、意大利制造、美国制造、韩国制造就是找不到中国制造,并非出于支持国产的爱国之心,而是大家都知道外来的和尚虽然好念经,但神大庙小供不下:40W,50W,60W,80W算算我的人工成本:4K*3班*12月=14.4W,这还没算机器人日常的供养和此后费用呢!

  难啊,难啊,两年内收不回投资,能不投就不投了,这么竞争激烈的市场,我的企业还不知道能不能撑到2年后呢。算了,得过且过,先用人工抗抗再说。这是在Think-Automation销售一线最常见到的项目跟进现象:一开始用户兴致勃勃地咨询机器人长机器人短,接触一番看了方案读了报价,基本都变成望洋兴叹,暂时搁置了。

  请不了神就造一尊神

  C2C(Copy To China)是中国制造的另一大神法,在众多行业屡试不爽,自动化设备行业也一样。

  丰厚的回报与市场前景诱惑着中国企业家们再一次上了贼船,数年时间,我们见到了国产机器人雨后春笋般地呈现在制造业大地上。百度一下中国工业机器人6,910,000个结果,国产工业机器人1,890,000个结果,而且标注推广的百度关键词竞价广告早已排满了靠前的优势位置。

  但紧接着问题又来了:机器人是一个融汇精密机械、运动控制、计算机技术、智能传感等多领域顶尖技术的跨界杂家品种,任何一个涉足工业机器人制造的企业,都不得不落实到精密减速齿轮、伺服电机、运动控制系统、周边传感技术、应用技术积累的核心技术层面。之所以为核心技术,是因为那里的关键部位被国际巨头们一道道技术门槛拦挡着,要想跨过去:很高很高的买路钱,或者闭门造车。

  从此,很多热心于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实业家和投机者们被挡住了去路,他们有的因吃了闭门羹扫兴而归,有的停留在那里徘徊不前(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再一次教训了我们),而确实还有一部分已经独辟畦径:造作啊,上市啊,政府啊,补贴啊反正有大把的现金和钞票等着变现。去看看那些潜心国产机器人的企业,去它们工厂拿着项目彻头彻尾接触一番,你就知道它们表面的荣耀下面掩藏着多不不可启齿的卑下和投机心理。

  而那些真正关注于技术进步与经营改善的企业,它们此时已然默默地为储备自身的积淀而一步一步笃实地前行着,它们从来不需要喧哗叫嚣,也从来没有过自负高傲,因为它们不是靠吆喝经营的。

  回归实业精神

  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利于世谓之功,不利于世谓之过。

  《墨子鲁问》篇中,2000多年前的贤圣墨翟早已在一场与公输班的对话中批判了其投机钻营不务正业的思想: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自以为至巧。子墨子谓公输子曰:子之为鹊也,不如匠之为车辖,须臾斫三寸之木,而任五十石之重。故所为功,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

  反思我们当下的实业精神:再高明的机器,他也要有人来发明、有人来操作或发号指令,并最终有利于人有利于世。否则,它作为人发明的机器又对人类和世界有什么好处呢?装了高端装备的机器不能用作人类生产生活的工具,那它和战争武器、斗蛐蛐又有什么区别呢?

  进一步说:近数十年我们总是习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代价为实现一个目标而倾尽全力,到头来又在世界进步的大方向上落伍,这样的制造精神我们还能玩多久?

  我们大批的国产工业机器人制造者,打着国产民族精神的旗号,在想尽办法地瓜分社会的劳动总收入;我们大批的制造企业抱着用机器替代人工的思维计算着投入产出问题。 正是因这样功利的追求,这样投机的经营,正在一步步破坏着我们的实业精神,阻碍着我们文明前行的脚步。

  事实上,工厂自动化并不一定需要机器人实现。入行之初听过一个玩笑:一个企业老板聘请了几个留洋归来的自动化博士设计一条自动化生产线,目的是检测出金属件包装线出来的空纸箱并剔除,这些博士们分别动用了金属检测、自动称重、分道输送、气缸助推等技术等提出了方案,都可以实现了自动化,最终都因成本预算耗费惊人而搁置。后来碰到一个非标设备商知道了用户需求,只提了一个建议便解决了问题:在输送机旁边放置了一个大风扇,空箱子过来自动被吹落了。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夸张过火,但它其实强调了一个实情:在工厂投入不足以支撑高昂的自动化设备费用时,通过构思采取简单可行的改造也同样可以解决一部分自动化改造问题。

  另一方面:机器人再强也是机器而不是人,这是基于人们对自身定位与对世界认识的基本哲学。如果机器可以取代人,那么我们就不是人了,那么我们又是谁呢。并不是用机器人去替代人工,而是用机器帮助人们分担更多重复枯燥的劳动,而将人们解放出来从事更高级更有意义的思想创造。任何一个企业或组织,它的存在是由于人的存在而才显得有意义,同样它的发展也因为人的发展而有进步。一个只把员工当做机器和奴隶看待的企业,它的路走不宽也走不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