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欧洲风电的春天要过去了吗

未知 2019-10-14 15:13

  尽管风电是欧洲发展最快的产业,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欧债危机的爪牙。上个十年风电产值曾经历两位数的增长,然而欧洲各国相继采取的财政紧缩政策改变了这个行业的生态,唯利是图的投资者正争先恐后地转移资金。

  如果仅从规模而言,欧洲风电产业2012年成绩斐然。当年欧洲超过1/4的新增电力装机来自风电,欧洲能源供应的7%来自风电。然而好景不常在。如果没有补贴,就现阶段而言,风电很难做到与煤炭或者天然气发电同价。

  可再生能源补贴在近日召开的欧洲风能协会年会上成了各方争论的焦点。会上有不少出乎意外的发言。例如应邀出席的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比罗尔毫不讳言化石能源补贴是能源可持续发展的头号公敌,而他8年前持完全相反的立场,鼓吹持续增加油气领域的投资。比罗尔的论据很简单,可再生能源目前面临双重挑战:一是各国政府都在设法削减清洁能源补贴;二是化石能源补贴居高不下,导致化石能源本身竞争力增强。

  比罗尔称,2011年全球化石能源补贴总额有5230亿美元,相当于每吨碳排获得了110美元的奖励。同期可再生能源补贴仅有可怜巴巴的880亿美元,不到前者的1/5。

  欧洲风能协会主席卡扎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核能、天然气和煤炭都没有补贴,陆上风能肯定比现在发展得更好,但问题就在于这是天方夜谭。

  不过即便是在缺乏公平的环境下,风电产业近年来仍然发展很快。装机超过1吉瓦的国家已有22个。欧盟2012年新增装机11.6吉瓦,2011年只有9.4吉瓦。风电已然成为全球能源市场中的重要成员。

  然而卡扎认为,这很有可能是虚假的繁荣,欧洲今年收益大部分来自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前的订单。绿色和平和全球风能理事会在去年11月份联合发布的报告中假设各国政策没有根据现实作出相应调整,到2020年风电增长速度将下滑到6%,而到2030年会进一步跌到4%。

  德国受欧债危机的影响不大,但在可再生能源发展上也有自己的烦恼:终端电价不断上涨。受日核危机影响,德国确立了逐步淘汰核电,并加快发展清洁能源的政策,廉价核电时代宣告终结。

  德国环境部长阿尔特迈尔上个月表示,将限制可再生能源补贴。尽管观察人士认为,阿尔特迈尔的声明并不见得能兑现,默克尔政府也不太可能改变之前支持清洁能源的立场,但还是会在投资者中造成恐慌。

  预计,有人在欧洲风能协会年会上发问:在座的有谁认为政策不稳定是风电增长的最大障碍?结果一屋子人全都举了手。

  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政府总是想方设法削减补贴。可再生能源由于成本高,往往更容易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按照德国目前法律,可再生能源电力上网,相关发电企业可获得高于市价的上网电价。这条规定能够鼓励投资并提高太阳能、风能等本身成本较高的能源的市场竞争力。包括德国在内的不少国家实施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可再生能源因而蓬勃发展。然而上网电价补贴存在很大争议。

  在风电产业,每一笔投资都很珍贵。补贴机制不稳定会增加投资风险。而随着投资风险的增高,政策不稳定将进一步加重项目的成本负担。双重威胁在新的2013年很有可能影响风电扩张。

  对投资者而言,德国环境部长阿尔特迈尔威胁要给补贴设限的说法不足为惧,更令人忧心的是不少国家打算追溯修改上网电价补贴机制,这才是压垮投资者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德国新政不会影响投运的风电场,但有些欧洲国家迫于经济压力,甚至打算调整投产风电项目的上网电价补贴。

  欧洲风能协会年会与会各方对上述危险趋势进行了口诛笔伐。众人眼中最糟糕的案例莫过于西班牙。该国连续几年削减上网电价补贴,严重影响了投资者信心。近日西班牙就上网电价补贴颁布新法,导致风电运营企业市值缩水。

  让投资者头痛的不止是西班牙。法国政府虽然同意向风电提供上网电价补贴,但审批过程中的官僚主义让政策的成效大打折扣。风电项目审批流程最少要等5到6年。此外,民间反风电势力轮番捣乱,也吓退了投资者。2012年,法国仅完成了装机目标的一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