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篮球 > 正文

聚焦“机器换人” 关注东莞产业工人升级_0

未知 2019-06-09 14:04

  当我国东部地区一些企业机器换人现象升温,当机器把劳动生产率提高数十倍时,有人担忧,机器换人时代是不是来了?会不会造成大量农民工失业?对此,东莞的回答是:让农民工变成新型产业工人。

  日前,《人民日报》推出的《聚焦机器换人转型中的农民工》系列报道将目光投向以东莞为代表的东部地区机器换人现象,在展现东莞通过机器换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在推动农民工加快转型为现代产业工人。

  机器换人推动东莞产业转型升级

  一台电脑织机可替代8名工人,全镇数控织机超4万台。报道一开始就将镜头对准了东莞毛织产业重镇大朗,深刻展现大朗镇毛织产业的机器革命。

  报道援引纺织工周丽芳的亲身感受,对比机器换人前后工作效率的变化:数控织机半小时就能织出10件毛衣,相当于过去5天的工作量。作为一名在毛织服装厂工作10年的流水线工人,周丽芳从2008年起学习电脑织机,由于眼明手快,现在一个人可以看8台机器,在行业里算是中上水平了。

  对周丽芳而言,现在的工作轻松多了。以前人工去拉机,经常会夹到手指,现在只要手指摁下按键,机器就可以按照程序运作。作为熟练工,她的月工资涨到3500多元。

  大朗镇为何大力推动机器换人?

  对此,报道采访了毛织服装厂厂长李运来,他称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人难招,工资贵。他介绍说,目前纺织业的熟练工工资一般在3000元左右,而一台电脑织机可以省30名工人,人工成本就可缩减1/6-1/8。国产织机每台10万-13万元,投资很快能收回。

  李运来说,机器换人带来的不仅是劳动效率的提升,现在社保压力少了,产品次品率低了,质量更有保障,过去从来不找我们的中高端品牌订单也能接到了。

  通过机器换人大大节约成本的不仅仅是李运来的企业。在颖祺实业有限公司,偌大的车间几乎看不见工人,公司负责人说,过去手摇织机部有400多名工人,现在手摇织机全部淘汰了。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台电脑织机工作效率是手摇织机的2.5倍,公司有1000台电脑织机,可以少请4000人,仅织片一道工序就节约八成劳动力成本。

  报道说,据统计,2013年底大朗镇的数控织机总量已超过4万台,按一台数控织机替代8名工人算,可以少用30多万产业工人。大朗的故事,在东莞每个镇街发生。日前,东莞市经信局等部门对441家企业调研发现,近5年投入资金开展机器换人的企业占到66%。

  技能培训让农民工转型为产业工人

  当一些企业机器换人现象升温,当机器把劳动生产率提高数十倍时,有人担忧,机器换人时代是不是来了?会不会造成大量农民工失业?

  报道在关注机器换人推动东莞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对转型升级中的农民工的去向问题给予了特别关注。

  报道并不避讳机器换人让农民工返乡就业增加,越来越多人看好在家门口就业,西部省内转移就业增速加快。

  报道同时强调,工业化进程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农民工正成为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技能素质等方面,必须尽快适应转型升级的要求。让农民工变成新型产业工人,既有助于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也是新型城镇化的应有之义。

  报道继续将镜头对准东莞。小张在东莞厚街一家鞋厂工作了3年,一听到工厂组织技术培训,她便立刻报名。而来自湖南邵阳的李韬,借圆梦计划上了在职大学。她说:企业由加工贸易向高新技术转型发展,对员工的要求也水涨船高了,跟不上潮流,就意味着没有发展机会。

  报道说,让农民工加快转型为现代产业工人。在东莞,近几年每年免费培训外来务工人员50万人次,每人支出培训补贴1000-3000元。在四川成都,今年4月启动城乡高质量就业培训项目,计划年内免费培训农民工近16万人,力争培训就业率达到85%以上。

  新生代农民工升级融入东莞

  如果说,技能培训让农民工加快转型为现代产业工人,那么,对于那些致力于在东莞扎根的新生代农民工,则需要通过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措施,来推动其融入东莞。

  报道仍将镜头对准东莞。骄阳如火,热气袭人,但在东莞新科磁电厂区,35平方米的宿舍,住着7个人,房间里有空调和风扇,还有独立的洗手间。25岁的陈晓娟来自广西梧州,来东莞打工3年,她在这里加入了医保,企业资助她读大专,她的理想就是留在东莞当高管,成为一个新莞人。

  广东有3667万异地务工人员,其中新一代农民工占了大多数。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城市寻找理想和追求,遇到的不只是转型升级的爬坡越坎,还面临着上学、就医等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现实。

  新莞人服务管理局副局长何学文说,通过建廉租房、放宽入户政策、扩大社保覆盖面、解决子女入学等办法,切实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自2010年实施积分入户以来,共有2.5万名新莞人加入东莞户籍;2009年以来,共有8.8万名新莞人子女通过积分制入学。

  将机器换人革命进行到底

  上周,《东莞市推进企业机器换人行动计划(2014-2016年)》正式对外发布。三年行动计划不仅向外界全面诠释了机器换人时间表,也宣布了东莞机器换人时代的正式到来。东莞制造将用机器换人升级转型、破茧化蝶。

  红利解析:成为新一轮工业革命重要切入点

  由机器换人衍生出来的机器人产业,一直被认为是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其研发、制造、应用水平是衡量高端制造业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可以说,东莞这场由机器换人掀起的智能行动,反映的是世界机器人革命大趋势和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方向。

  机器换人的先人一招,同样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东莞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讲,带来的效益不言而喻。缺工顽疾的治愈,产品品质的提升,成本上升的缓解,生产效率的提高诸多红利已无需赘述。

  对城市长远发展来讲,对于机器换人的战略认识,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设备更新、机械替代。事实上,这场制造革命,表面上是对一个资本有机构成快速提高的过程,本质上是资本和技术对劳动力的替代、促进人的素质提升。

  以产业发展规律为例,使用新机器、新技术时,直接操作工人、用工成本会减少,但研发、销售、服务部门的就业机会就会增加。东莞推广机器换人,是对城市人口素质的一次大提升、人口结构的一次大调整。

  可以说,30年多来集聚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东莞发展赚取了第一桶金,那么,如今的机器换人将成为东莞新一轮工业革命的重要切入点和增长点。

  市场之手:推进企业由要我改到我要改转变

  能否以最快速度推动机器大批量走进生产线,能否加快孕育、发展智能产业,将直接决定今日东莞制造的地位、影响明日东莞制造的格局。如何推动机器换人尽快换出实效、换出格局,至少应处理好三个关系,全力将机器换人革命进行到底。

  处理好政府主导与企业主体的关系。机器换人虽是由政府推动、引导,更是靠企业自身努力。面对产业转型升级,政府不能缺位;而如果没有企业的参与,机器换人就会失去活力和动力。因此,唯有通过市场机制使政企之间有效对接,让企业真正换出效益,才能实现企业由要我改到我要改的真正转变。

  处理好短期转型与长远升级的关系。现在有一种认识误区,以为企业转型方式唯有一条路:直奔微笑曲线的两端而去。事实上,对于多数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要避免这种理论正确。转型升级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会一步登天,应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从当前机器换人做起,再谋求逐步升级。如果不遵循这些基本的经济规律,或许就会产生更多更大的风险。

  处理好设备升级与人的转型的关系。传统工业向现代工业的转型中,简单重复的工作在急剧减少,企业规模不再由员工数量决定。机器换人要求一线生产员工必须尽快向驾驭知识的生产者转型。产业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劳动者应在技能素质等方面尽快适应转型升级的要求,变成新型产业工人,这样既有助于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也是新型城镇化的应有之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