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篮球 > 正文

告诉你-中国制造业的软肋在那里?

未知 2019-07-15 10:53

五年来,安徽应流集团董事长杜应流代表都带着一份类似的建议:

“叶片是航空发动机的主要‘内脏’,也是涉及其安全性的关键动部件。在国外第三代航空发动机广泛使用的单晶涡轮叶片和整体粉末冶金涡轮盘在我国还没有国产化应用,核心部件制约发动机,发动机制约整机,导致很多设计性能发挥不出来,战术动作做不出来。”

三代发动机叶片材料示意图(图片来自网络)

杜应流代表说,高端零部件的“瓶颈”阻碍着我国重大装备国产化的进程,“这是制造业做强绕不开的坎”。

液压件相当于人的肌肉,挖掘机能开酒瓶盖、能自动上车,做出复杂的动作,全都依赖于此。一直以来,全球高端液压技术被德国博世、日本川崎等少数企业垄断。挖掘机制造商常林集团董事长张义华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一台挖掘机,结构件、电器件、覆盖件都能在国内采购,但核心的发动机和液压件都需从外进口,35万元的采购件中有22万是进口件,这让人痛心。”

“一方面是低端产品供不应求,贱卖却没人要;另一方面高端产品依赖进口,想买人家却‘卡’你。”杜应流代表说,这是供给侧结构出了问题。

如何破解?

在“两会”会场上,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代表曾经向李克强总理展示过一个主板——为服务器领域国际顶尖巨头研发的主板。这个高端零部件的攻克让浪潮吃了不少苦头:“第一,数十年的技术积累;第二,大量的投入;第三,引进、消化、再创新的能力;第四,知识产权的层层维护。”孙丕恕说。

“就像把一个人扔到了撒哈拉沙漠,要徒步走出来。”常林集团高端液压件项目总工刘军同样感叹,“如果说把泵比喻成心脏,整体式过路阀就像一个大脑。但整体式过路阀并不好研制,一个是材料,第二个是形体公差,第三个是清洁度。而这只是研发中出现的三十多个难题中的一个。”几乎是“孤注一掷”,用了整整16个亿投入,引来总共350余人的海内外高端人才,这家民营企业才得以攻克难题。

杜应流代表调查发现,类似常林的案例在国内企业中并不少见,灵活的市场化机制、全球人才、核心技术和关键设备“缺一不可”。他认为,问题出在国家对核心零部件的研发与重大装备没有“一视同仁”:当某些重大装备研发成功之后,很少有人问,其中的核心零部件是不是自主研发?“高端零部件研发缺乏相关的政策和资金扶持”。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邓中翰从另一角度分析上述问题的原因:“创新者风险大、成本高,而研发出来又常常很快被违法者侵权,这挫伤了创新者的积极性。”

“改变高端零部件国产化不高的难题,不能仅依靠市场和企业,更应该以国家政策和资金支持创新者,同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杜应流代表建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