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浙江智造每年3000亿机器换人 3D打印成立全省产业联盟

未知 2019-05-24 11:32

  很少有人意识到,在灯火阑珊的城市里,机器人已无处不在。

  当晨曦唤醒你的城市时,你的左邻右舍许多已不再以打扫家务开始新一天。取而代之的是扫地机器人,凭借脚底的小轮子、滚刷和吸气孔,所到之处,地板上的灰尘、纸屑一扫而净,在强大定位系统的指引下,遇到墙会折返,遇到桌角会迂回。

  今年8月,美国扫地机器人品牌艾罗伯特在淘宝上卖出近8000件,销售额接近1600万元;当月,另一主打扫地机器人的品牌科沃斯销售4万多件。而在全球销售的扫地机器人中,就有一款诞生于杭州。

  1998年,现任浙江大学校长助理、机器人研究中心主任的朱世强,在实验室研制出了他的第一代扫地机器人,至今浙大的扫地机器人已研制出7代,早已走进千家万户。

  与代替人类简单家庭劳动的扫地机器人相比,工业机器人不仅是代替人类繁重的工业生产,更是关乎国家制造业竞争力的关键。它与智能化生产系统、生产物流管理及3D技术等,共同构成了智慧制造的各个环节,也就是世界制造业领头羊德国提出了工业4.0时代。

  浙大研发出了国内自主知识产权设计率最高的六轴工业机器人。它被朱世强寄予厚望,被看成是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实现中国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的路途中,必须跨过的一环。目前,中国每1万名工人拥有机器人仅21台,全球工业机器人使用密度最高的韩国是347台。

  另一面,因土地、劳动力等要素成本的快速上升,使中国制造业面临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双重压力。

  自6年前美国金融风暴和次年欧洲债务危机接连爆发以来,浙江制造业便步入漫长的寒冬。各地不断爆出企业因资金链和担保链危机陷入困局;市场信心不足,投资意愿低迷;传统制造业发展比例远高于信息技术产业曾经风骚一时的浙江制造接连面临捉襟见肘的窘境,从此腾笼换鸟、机器换人等力促浙江制造业转型的手段,便不绝于耳。

  浙江经济发展正经历一个阵痛期。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1701亿元,比上年增长8.5%,增幅比上年回升1.4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4%,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比邻省江苏低了4.2个百分点。工业投资项目建设放缓,上半年浙江新开工项目8491个,同比下降0.6%。

  浙江对智慧制造的需求迫在眉睫

  杭州新松是中国新松机器人的南方研发基地。作为中国机器人的领军企业,它与包括娃哈哈在内的杭州其他30家企业、分布在宁波余姚等地的其他30家机器人企业,共同构成了浙江的机器人产业。

  浙江省每年有多少企业上线了多少工业机器人、自动化设备,政府部门未做统计。但浙江每年用于以机器换人为主的技术改造投资不低于3000亿。今年上半年,全省以机器换人为主的技术改造投资2149亿元,同比增长8.2%。而这其中有15%到20%是用于装备先进的工业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

  浙江机器人产业近年亦势头凶猛,如浙江国自的机器人产量,从2012年的11台到2014年计划的75台;杭州中科2013年产值2133万元,到2014年预计达2亿元;杭州凯尔达的机器人产量从2012年的86台到2013年250台,到2014年预计达600台2013年杭州31家机器人企业的主营收入为41.6亿,2014年预计收入53.1亿。

  我们的生活,正在逐步建立在机器人及智慧制造为我们创造的城市之中,日益根深蒂固。

  在10月中旬的西湖博览会开幕式上,主持人不再是穿着西装礼服的帅哥美女,而是一个由新松制造的迎宾机器人;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为60岁女患者切除胰腺肿瘤的不是医生,而是长着4只灵巧手臂的达芬奇机器人;许多发生在科幻电影里的人与人工智能的故事关系,今天就存在于我们的掌心里,每一个苹果手机用户,都随身携带着一个叫SIRI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她是个声音甜美的女孩儿;在浙江大街上跑的几乎每一辆车,都是经过无数机器人和人类配合,完成拼装、焊接、抛光、喷涂等工序后的杰作

  一个由机器人主导的智慧制造黄金时代正在来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