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运用3D打印 关键在于“创意”_10

未知 2019-07-07 11:40

  中国第二款五代战机歼-31(歼-20被认为是第一款)已经试飞。报道认为,该型战机由于大量运用3D激光打印部件,不但重量大大降低,而且工艺制造水平飞速提升,其先进的空气动力结构和隐身性能可以与美国的F-22、F-35相抗衡。

  籍此,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二个可同时开发出两款五代战机的国家。人们惊呼,中国战机研发速度之快,大有赶超美军之势。

  几乎同时,美国国防部的最大供应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对外宣布,未来十年,将运用3D打印技术对卫星设计和制造流程进行全面升级改造,以生产美军买得起、性能优越的军用卫星。

  综合各类消息,3D打印技术呈现出了深度开发和高效运用的前景。但这并不能够说明人们设想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在军事领域已经全面发酵。历史经验表明,单纯的技术突破不足以造成革命性的变化,决定性的酵母因子是对新技术的创意性运用。

  当前3D打印技术在军事领域典型性运用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装备研发试验,主要用于生产对工艺制造水平要求较高的金属装备构件。

  据介绍,除了外电报道的歼-15、歼-20等战斗机外,目前在研的大飞机C919,其主风挡窗框、机翼和机体衔接部位,也大多采用3D打印的钛合金零件。

  另一方面是3D战场保障装备的实战运用试验。美国陆军装备司令部司令丹尼斯维亚认为,3D打印是陆军最有前途的技术之一,一旦投入实战,将引发战场保障革命。

  2013年2月,美国陆军快速装备部队已将第二个远征移动实验室部署到阿富汗,开始了3D打印技术的实战化部署。该实验室由一个集装箱装成,配备有成型机、3D打印机和其他制造工具,士兵可根据战场上遇到的特定需要,迅速制造出塑料、钢、铝制零件。

  对3D打印技术的应用前景,我们持乐观态度。但问题在于,人们往往把3D打印技术作为缩短研发周期、降低生产成本的产业机器,而不是推动变革创新的平台,单纯地追求产业效益,严重遏制了技术创新潜能的发挥。

  之所以出现产业前景可观、而创新态势不明的现象,有人提出主要是因为技术处于起步阶段,一些瓶颈因素无法排除。如3D打印技术要使用不同的材质,但由于各种材质的熔点不同,因此,无法在一个制造箱中完成整个武器系统的打印和组装。

  这不是理由。随着技术的发展,工艺方法不是问题。众所周知,铜作为导电性能良好的金属,被广泛用于武器装备尤其是电子线路的制造,先前受熔点影响很难作为3D打印耗材,融合纳米技术后,问题很轻松就解决了。

  问题的根本在于人们对新技术的理解力。技术上的进步若要引起作战方式上的改变甚至变革,必须以对技术的创新性运用为前提。第一次工业革命中,英国人最先发明了蒸汽机,但由于担心自己在老式舰船上的投资化为乌有,只是将蒸汽机用于生产帆船战舰的帆布,最终却是美国人研发了世界上第一艘蒸汽动力战舰。

  虽然年代不同,但道理是一样的。相关专家指出,3D打印技术不只是产业增效器,更是军事创新的平台。该技术在社会上培育了创客一族,开辟DIY创新模式,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创新潜能。在战场上,创客也将成为主导战争成败的主体之一。谁将3D打印技术的潜在价值运用到极致,谁将更可能赢得未来战争。

  事实上,美军已经开展尝试。据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报道,美军正在着手制定程序先于平台战略。主要设想是,不再谋求制造和拥有F-22、F-35等价格昂贵的试验性武器,而是着眼超智能、无人化作战,超前设计和储备无人化武器装备研发和生产技术,一旦实战需要,依托3D打印技术和集成机器人装配线定制化生产、突发性投入。依据这一战略,美军将把大量的资金用于推动创新,从而彻底摆脱研发周期和设计成本这两大产业要素对军事创新的羁绊。

  由此可见,人们在考虑武器装备工艺、成本的同时,也许应该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到创意上去。沿着强敌的发展轨迹亦步亦趋,只能缩小差距,永远不会实现超越。

标签